主页 > lx32.com >
上海滩“新士绅”
发布日期:2019-07-30 0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业委会开会,一桌人,个个身家在2000万以上。突然,手机响了,一人抱歉地说:“不好意思,5分钟,我去平个仓”

  “江临天下”社区位于寸土寸金的陆家嘴街道,与“汤臣中心”、“世茂滨江”一字排开在黄浦江东岸,北临小陆家嘴金融区、东方明珠,东临地铁二号线、复兴东路隧道。

  一根香烟暴露了袁桂君的“家底”。到底有多富?他不愿说。但他交给子女打理的企业里,雇着年薪高达200万元人民币的日本籍员工。

  老袁现在领着三处工资。按金额高低分别是:作为上海旭日弘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领分红;作为张家港市退休职工领退休金---他有33年零7个月的工龄,1992年创业时办了停薪留职;作为业委会秘书长领津贴(折成香烟)。

  “津贴只是象征性的,我自己贴出去的钱更多。”老袁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他为这三份报酬付出的精力却是倒过来的,“居委会主任是我最看重的身份,社区工作才是我的主业。”

  2001年,老袁在“江临天下”购房。2005年,社区民选居委会主任前,居委会书记丁陈慧找他聊了两个小时,发现他的思路与众不同,有丰富经商经验,又对基层工作很感兴趣。丁陈慧向街道上级汇报之后,把老袁定为候选人。

  “我‘下海’来到了上海,别人退休我上班;子女抓物质文明,我抓精神文明。”做过语文老师的老袁喜欢编些顺口溜。

  比如,他把业委会对物业的关系总结为:“到位不越位、监督不专权、相信不‘糨糊’(沪语:糊涂)。”

  1968年,老袁在张家港市兆丰中学教高中语文、政治。“我本来该从政的,可惜年轻时锋芒太露。”袁桂君说,他当年的同事、朋辈中出了几个地方大员,“但我一直有从政的理想,60岁退休后我依旧愿意干。那颗种子又发芽了,我就想看看我能把一个社区治理成什么样子。”

  他的职务是标准的“小巷总理”。方方面面都抓,劳动社保、法制宣传、计划生育、卫生保健条条线线伸下来的工作,家家户户冒出来的烦恼,“千条线万条线最后都得穿到你这个针鼻里。”

  高档小区业主都是有产者,其中有些身份显赫。管理这些居民不简单。小区内住着的一家外资银行行长,就与老袁起过冲突。那次来接行长上班的司机把车停在路中央堵了道,其他上班族车喇叭乱按,引来众人围观。行长夫妻两个冲到楼下吼:“你们当我们是一般人?”

  老袁给行长讲了一番不一般的道理:“不管你在外面职位多高、工资多高,进了小区门,都是一般人。论等级,要么一套房子叫一般,两套房子叫二般,你算几般?”

  小区内的业主,颇有像那位行长一样自觉“不一般”的,谁都“不好惹”,违章搭建、乱停车和遛狗等许多问题令物业经理、保安束手无策。而这些,都被老袁用他的“一般二般理论”“摆平”了。

  不少人把老袁称为上海最“牛”居委会主任。“牛”不仅指他的财富,更指他的治理能力。

  8月30日,老袁的工作安排中有这样一项:“与上海《新民晚报》社区版副主编季方讨论迎世博的活动方案”。他要借世博的机遇,把社区“作为品牌来打造,作为企业来经营”。

  “社区管理好了,物业增值,是对业主利益的最大保障。”有个数据或许支持了老袁的观点---“江临天下”的均价由2001年开盘时每平方米8000元升值到现在的3.5万元,而一街之隔的“汤臣中心”,同期由9000元涨到1.6万元。

  现在,“汤臣中心”也邀请老袁去帮忙打理,他本人已在那里的居委会“友情客串”。隔着“汤臣中心”,与“江临天下”处在同一沿江线上的“世茂滨江”也盛情相邀。老袁正在竞选“世茂滨江”居委会主任,若是选上,他的“辖区”将由原先的939户扩大至3000多户。

  老袁经营社区的招数很多,“银社联动”就是他发明的新模式---端午节时,老袁拉了一家银行赞助3万元,组织业主在中央绿地免费品尝粽子搞联欢,最后再让赞助银行的行长讲讲理财知识。

  组织社区旅游,老袁设计出“一拖一再加一”的营销方案---参加者可以带上一名家属,还可再带一位邻居,给其中两人优惠价格。旅游大巴上特设一个话筒,社工普及物业法,老袁宣讲世博知识,思想政治工作就在欢声笑语中完成了。

  老袁将管理社区的心得总结为“和谐牌”轿车理论:党是方向盘,居委会、业委会、物业、社工站是四个轮子,车子的马达是广大居民,燃料是居民们关心社区事务的积极性。“过去将社区工作比喻为马车,干部是马,拉车拉得很累。其实,党只要掌握好方向盘就行了,这部小轿车会自动开起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