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lx32.com >
刘伯温研究生被导师压迫后自杀:教孩子学会反抗有多重要
发布日期:2019-10-15 00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个去年轰动一时的新闻事件,在一年之后有了这样的结果,却悄无声息,连热搜都没上。

 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特意,3月25日,是陶崇园祭日的前一天,选择这一天签订协议,陶崇园的家人也许是想告慰亡灵,也同时让自己告别过去,迎接未来吧。

  只是,那个在家人朋友师长口中“尊师重道、成绩出色、严谨沉稳、善良友爱”的陶崇园,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就在这时,我看到了一篇名为《陶崇园:被遮蔽与被损害的》的文章,里面记述了半年以来笔者对陶崇园的亲人、同学、朋友的采访,拼凑出了一个我们以前不了解,也将再也不会有机会了解的陶崇园,还有他与导师王攀之间的种种过往。

  作为事件的漩涡中心,陶崇园的导师王攀的最终道歉内容是一张A4纸的文字:“我,王攀,对陶崇园在教育培养过程中自己的不当言行表示道歉,我对失去陶崇园这名优秀学生深表痛心,对陶崇园的悲剧表示惋惜。”

  很官方,看不出痛心和惋惜,更看不出是否他真的认为自己与陶崇园的死有关,甚至,据说他只是失去了招收研究生的资格,仍旧保留了自己在学校的职位,正常教学。

  但是,从种种拼凑的细节来看,就算法律无法判定是王攀导致了陶崇园自杀,但是他对陶崇园的影响与伤害,绝不能简单地用“不当言行“四个字来概括。

  悲剧发生之后,好友在陶崇园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个文件夹,里面保留了自2017年10月以来,所有他与王攀有关的聊天记录和邮件往来,一字一句,触目惊心,令人窒息;

  在自己的家中对学生进行一对一的”军训“,让成年的男学生给自己全身按摩来“放松身体”;

  把学生们拉进一个聊天群,根据学生的“表现”进行筛选,被老师点名之后马上要回答“到!”,甚至要帮老师送饭到家,早一分钟,迟一分钟都不可以;

  最过分的,他要求学生“坦坦荡荡”对自己说出“那六个字”:“爸我永远爱你!”

  事件发生之后,很多网友表示很不理解,认为陶崇园死得很不值得,或者换句话说,事情远没有到了只有一死才能解决的地步。直接向学校上级领导举报,或者干脆鱼死网破把事儿闹大了用舆论影响,最不济,还有不要这个学位了,就去找份工作不就行了?至于去自杀让亲者痛,仇者快吗?

  陶崇园跟好友见面的时候曾经说过:“我觉得我导师很擅长心理学,比较会操纵人的心理。”

  除了精神控制,王攀还经常施以这些学生一些“小恩小惠”:夏季有“高温补助”,冬季有“寒冷天气补助”,踢一场球10块钱,期末考“营养补助”200元,圣诞也有“节日福利”100元……小流积成江海,潜意识总感到领受了老师无限大的恩情。(内容摘自故事硬核《陶崇园:被遮蔽与被损害的》)

  抛开王攀这个心理变态的个例,也抛开现在大学当中的导师制度是否存在一定瑕疵的原因,我们来聊一聊,陶崇园这样令人绝望的选择,是否与他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。

  陶崇园的同学说,陶崇园“几乎不拒绝老师的任何事”,和陶崇园一起“入选”王攀聊天群的师弟,曾经问过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加入王攀的圈子,陶崇园说了一句:“因为你性格好。”后来,他才知道“性格好”是什么意思——“怎么说呢,农村出来的人,特别容易感恩”。(内容摘自故事硬核《陶崇园:被遮蔽与被损害的》)

  一旦稍有反抗的念头,那些王攀曾经给过他们的小恩小惠,曾经请他们吃过的饭,就一个接一个画面地出现在脑海中,“他们这样的人”,受人恩惠,怎么说得出口推脱。

  陶崇园亦是如此。被称为“德行很好很好”的他,潜意识里会认为,如果不听从老师的,就觉得自己是“忘恩负义”。

  他们,是什么样的人?什么样的性格特征,会容易被王攀这样的人所控制、支配乃至于操纵?(PS:王攀教授的课程就是“控制与决策”,多么讽刺。)

  陶崇园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,家庭条件一般,自小就被父母、姐姐一直夸赞“懂事”、“听话”,而他也自觉地用这样的所谓“好孩子”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具体的表现就是:忽略自己的需求和感受,一味地迎合别人,获得心理上的安慰和平静。

  不知道当时的陶崇园,听到老师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名额让给别人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反应,我想应该也是微笑着“大度地”接受了这一切,内心里会有一丝丝委屈,但同时也会鼓励自己“你这样是对的”吧。

  这不是我随意揣测,更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因为,我也有过几乎一模一样的遭遇。高三备考的时候,有一天,我班主任把我叫去单独谈话说,每个班有一个给优秀学生的高考成绩加分20分的名额,这个名额“本来应该是你的”,但是因为“你学习好,肯定能考上”,所以“我做主把这个名额让给***了。”

  当时被公认为“乖孩子、好孩子”的我,几乎是微笑着接受了这个决定,www.662772.com諛馳豪測桶妦繫砩佷ˋ。心里虽然冒出过“这个名额是我的呀,为什么要让给别人”的念头,但是也会被另一个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呢?让给别人是你应该做的”念头压下去。

  慢慢地我长大了之后才明白,当年的自己,是可以为自己的权利抗争的,最起码,是有资格为自己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而感到委屈的。

  所以直到现在,我都非常反感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/听话”“你应该如何如何”一类的句式,将来,我也一定不会对我的孩子这样说。

  没有情绪宣泄的渠道和方法,也是导致陶崇园悲剧的原因之一。在陶崇园因为要出国读博被王攀反对,师生二人势成水火的时候,所有的人,包括他的同学、亲人,都在劝他“委曲求全”“忍一忍”,“你各方面都那么优秀,肯定能挺过去。”,甚至连他自己都以为“忍到毕业就没事了”。没有一个人能够对他说,你可以拒绝,你可以不干了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但是,很多人忘记了中国人还常常说的一句话“忍字头上一把刀”,这把刀,不但会伤人,也会伤己。

  当然,我并不是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批评别人,也许很多人都不了解当时的情况糟糕到了什么地步,而这也牵扯出了另一个原因:从小就是别人知心大哥哥的陶崇园,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,要么没有合适的人,要么没找到合适的时机,有时候,甚至他只是缺少一个“你怎么了?”的问候。

  陶的好友曾经回忆过,有两次陶崇园在听他们倾诉的时候,说过:“我的痛苦跟你有过之而不及”,但是不肯往下再讲,而好友也由于种种原因,并没有往下追问。

  我想,陶崇园的朋友,一定希望能够坐上时光机器,在陶崇园发出那么一点点的“求救信号”的时候,对他说:“你怎么了?愿意跟我聊聊吗?也许我帮不上什么忙,但我很愿意听听你想说什么。刘伯温,”

  在和好友聚餐的时候,陶崇园说:“我可能工作两年就想去结婚了,好好教育一个小孩,不走应试道路,给小孩多一点自由。”

  不难推断,陶崇园对于自己的成长经历和现状是有遗憾的。自由,成了他最奢侈的愿望。

  只是长期以来形成的性格特点,加上导师的物质引诱+精神胁迫,让当时当日的陶崇园,认为自己已经走到了绝境,除了死亡别无他路。

  我有时候会想象,如果陶崇园没有自杀,将来他会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?他一定会好好聆听孩子的话语,他会让孩子自己去做选择和决定,当孩子哭闹的时候,他一定不会说:“你不听话,你不是一个好孩子。”

  真正的尊重和爱,不是“你乖乖听话,才是爸爸妈妈的好孩子”,而是“你可以不听话,爸爸妈妈一样会爱护你长大”。